您的位置:美高梅官方网站 > 人物传说 > 影象东京(Tokyo),蹊跷的断头悬案

影象东京(Tokyo),蹊跷的断头悬案

发布时间:2019-06-06 20:59编辑:人物传说浏览(105)

    货车司机高中青万万想不到,自己拉了一具无头男尸。

            闻说,北京已经37℃,又一个太上老君的炼丹炉……

    这天凌晨,约摸三点的样子,天还黑蒙蒙的,一辆大货车呼地驶出了大园乡李家村。开车的叫高中青,他是高家村人。今天,李家村的李小山要他去省城装货,因省城远,当日又要返回,所以,一大早他便上了路。

            对北京这个城市,我的感觉素来复杂。

    车驶出村口,高中青就把车开得飞快。车呼呼地驶上一条高坡山路时,突然,借着车灯光,高中青发现前面的路上横卧着一个人。这条路不宽,人一横着车就没法过。他非常惊讶,这人怎么回事?便使劲按喇叭,可这人没反应,他只好停下车。正想下来看看,陡地,从路旁窜出一个长头发年轻男子,他背着一只包。接着,那个横卧在路中央的人也爬起来朝车走来,那人剃着小平头。

            儿时由于家庭原因,乘火车数次经过北京站,对于北京最深的印象则是火车站的烧鸡。那个年月,对于经济条件并不好的家里来说,能在漫长的旅途中吃上一只烧鸡,可能是一年中都数得着的美味和快事了。后来,每每父母出远门路过北京时,务必要给我带回来一只烧鸡,算是对留守在家的我一个小小安慰吧!

    一见这情景,高中青的心忽地悬到了喉咙口,这些年社会治安不好,一些偏僻的山路上常有车匪路霸拦路抢劫,这两人会不会是打劫的?正慌着,长头发的走到驾驶室边说:老师傅,帮个忙搭个车吧。走上来的小平头接着说:我们去县城。

            犹记得有一年,父母去姥姥家探亲回来,带回一大包夹心水果硬糖和鸡腿面包,果香满满的硬糖壳里包着一团酸甜的流质糖浆,口感独特,回味无穷,而油汪汪又松软香甜的鸡腿面包更是让我丢不开手。这两种我连见都没见过的食物,似乎突然让我对北京有了新的认识,原谅我从小就对吃的东西如此敏感。

    听了这话,高中青才松了口气,原来是搭车的。可搭车有这么个搭法吗?他心里有点不乐意,但又怕惹麻烦,便说:你们要搭车坐到车厢上去。驾驶室有空位,他不想让他们进来,一是心里不高兴;二是多个心眼,谁知道这两人是干吗的?让他们坐驾驶室保不准会出什么事?长头发和小平头倒也没说什么,把包扔进车厢,两人爬了上去。

            再一次对北京有新的认识,则是离开家的那一年。那个漫长的五年级暑假,那个骄阳炙烤的天安门广场,那一辆辆从我们身边穿流而过,不知要去往何方的长长的公交车,身边过往的老北京们别有韵味的儿化音,还有,第一次入住深藏在胡同深处如同秘密基地一般的宾馆,第一次去饭店吃不知是何物的野味火锅,第一次去百货商场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品陈设,以及那个晨风还带着丝丝凉意的大清早,看到父母渐渐走远的背影……北京,在当时的我看来,变成了分别的代名词。

    车呼呼地开起来。一个半小时样子到了县城,高中青停下车招呼长头发两人下车,可车厢没动静,他有点奇怪,忙打开车门出来看,只见车厢上倒着一具无头男尸。车厢的底拦板上溅满了鲜血,、从死者身上的穿着看,这人像是长头发,而小平头已不见了,长头发背的包也不见了。高中青吓得魂飞魄散,忙把车开进县公安局。

            及至成年以后,北京成为了我每年必经的一个中转站,在南方生活日久,越发觉得北京总为沙尘雾霾所笼罩,气候不佳,不洁不净,不宜人居。

    不一会儿,刑侦大队革队长匆匆赶来了,询问情况后,他立刻与刑侦队员对大货车进行勘查,并让法医验尸。在车厢里,他们提取了几款不同的鞋印。验尸结果也出来了,死者是在半小时前被人杀害的,凶手使用的凶器可能是刀,小平头有重大嫌疑。

            2011年的大年初四,我在北京站等车,站在长安大街的天桥向远处望去,没有了平日的汽车长龙,灰蒙蒙的云层之下,宽阔的大道上空空荡荡,不见一个人影和车辆,顿觉恍如进入到一个异世界的空域,感受不到一丝人间气息!

    当即,革队长兵分两路,一路去一些交通路口守候,看能不能抓住小平头;一路由他带领沿途去寻找那颗人头。一直忙到天大亮,小平头没抓到,那颗人头也没找到。革队长不由沉思了:小平头杀了人,决不会将人头带在身上,这人头一定丢在或埋在了什么地方。要破这个案,不找到人头不行。于是,当天下午,一张张寻找长头发人头的公告在这条路两旁的村庄里贴出了。

            今年的春节,又一次路过北京。下了火车,换乘地铁,我常在2号线上坐反了方向,虽然是环形线,但方向坐反意味着要耗费几倍的时间。所以当列车进站打开车门时,我背着包,仰着头一边忙于找寻车顶上的站点图,一边已被人群裹进了车厢。

    公告贴出第二天,就有人来报告:在百草乡马固村外荒坡边的一口枯井里,有刁;少苍蝇飞进飞出,里面好像有腐败的东西,不知会不会是人头?得到报告,革队长当即带着刑侦队员和法医赶到了那口枯井边。果然,井里有不少苍蝇。他叫人借来一把长长的竹梯放进井里,自己亲自下去查看。一到井底,他大吃一惊,只见井里不仅有颗人头,而且还有一具女尸和一只红色的包。他赶紧把人头、女尸和包弄了上来。

              “你要去哪里呀?”一声很清脆活泼的问话飘进了我的耳朵。

    经法医验尸,人头就是那个长头发。女尸是个姑娘,二十一二岁年纪,她是昨天凌晨三点左右被人用石头砸死的,后脑勺上有个血洞。那只包里装着一些女式衣物和用品,没有钱,这包可能是姑娘的。

            “哦,我要去xx站换乘!”我还来不及找寻问话的源头便立马应声,

    看到这情景,革队长心里又寻思开了。长头发是昨天凌晨三点左右被人割下头的。姑娘又是昨天凌晨三点左右被人扼死的。这两件事是偶然的巧合,还是一人所为?为什么这颗人头会与女尸扔在同一口井里?革队长一边叫人把这只包拿去让高中青辨认,看是不是长头发背的那只包?一边带着刑侦队员在枯井附近勘查。

            “嗯,那就对了,再过两站就是了!”

    包的反馈很快传来了,这包不是昨天长头发背的那只包。现场勘查也发现了情况,在离枯井十米远的靠近路边的草丛里找到一块碗口大的石头,那石头上有血迹。经化验,石头上的血迹型号与姑娘身上的血迹型号相同,显然,凶手是用这块石头砸死姑娘的。

            听到这儿,我才停下在车厢上方搜寻的目光,仔细注意这位和我对话的姑娘,这才发现就在离我一步远的斜对面,一位双手捧着一本书的姑娘,个子与我相仿,正一脸微笑地望着我,我站在车厢的连接处,她倚着车厢壁而站,戴着一顶浅灰色毛茸茸的针织帽,左臂上挎着一个深色小布包,我忙向她道谢,她嘴角一个很好看的上扬“不用客气!”于是便低头看书了。

    姑娘是谁杀害的?会不会也是小平头?小平头在车上杀了长头发拎着人头下车时,正好遇到姑娘。他怕杀人的事暴露,便一不做二不休将姑娘砸死了。情况会是这样吗?革队长寻思着,决定先弄清姑娘的身份。

            车厢里人不少,我朝她挪近了些,目光扫到她看的那本书,在页眉处有 南华录 三字。2号线是一条年代较久的地铁线,车身晃动较大,而且车厢内光线不算明亮,我于是小声对她说“这样看书伤眼睛哟!”她听言半合起书,转向我笑道“没事的!”

    很快,姑娘的身份弄清了。她就是离枯井三里远的背田村人,叫潘翠眉。她父母说,潘翠眉是去年去深圳打工的,这次家里帮她找了个对象,让她回来看看。哪知人还没到家里却被杀害了。

              “这是《南华录》?”

    潘翠眉是在凌晨回家的路上遭人杀害的。从表面上看,不像是遭歹徒强暴,因为她身上没有其他伤痕,衣裤也没撕开;而是像抢劫,因为她:身上、包里没一分钱。从深圳回来怎么会不带一分钱?显然,这钱被凶犯掏走了。革队长决定到出事地点的附近几个村去了解一下,看看这天凌晨有谁碰到过什么人没有?

              “是的,是赵柏田所写,看过吗?”

    这一了解,他得到一个情况,这是一个守瓜地的老头提供的,那天凌晨三点左右,老头正在瓜地守瓜,看见杨家村有个叫阳琳昌的年轻入匆匆打瓜田边的小路上走过。革队长听了立即带着几名刑侦队员来到了杨家村。

              “没看过,倒是曾经听说过,一直没机会看呢”

    一走进阳琳昌家里,革队长看见杨家的小院里坐着一个年轻汉子,正在抽烟。这汉子左眼上裹着纱布,好像左眼伤了。革队长问他:你是阳琳昌吗?

              “哦,那有时间可以看看,是介绍明末士人生活的,我觉得挺有意思!”

    话音未落,年轻汉子噌地跳起,拔腿就跑。革队长觉得奇怪,立即与刑侦队员追上去,在村口抓住了他,一问他就是阳琳昌。革队长认定这家伙有问题,忙把他带回局里审问。这一审审出了名堂,杀害潘翠眉的是阳琳昌。

              “嗯,回去一定找来看!”

    原来,阳琳昌是个赌棍,平时经常与人赌博。这阵子他赌运差,输得很惨,背上了债,心里很急,那天半夜就出来偷钱,可是在外面转了一晚上也没弄到一分钱。凌晨时分,他垂头丧气地回来了。经过马固村,他看见前面路上有个姑娘背着包在走。一看姑娘身上的包,他猜想里面有钱,就利令智昏,从路上捡起一块石头走上去,砸倒了潘翠眉,然后翻起了包。包里有一千多元钱,他把钱塞进口袋就要走,这时他才发现把姑娘砸死了。他慌神了,因为他砸潘翠眉时根本没想到把她砸死。现在出人命可不得了,便赶紧把潘翠眉和那只包扔进荒坡边的一口枯井里。.听了这事,革队长两眼盯着他说:潘翠眉是你害死的,那井里的人头又是怎么回事?

            说完,突然的竟然觉得北京变得亲切了起来。发暗的车厢摇摇晃晃抵达了下一站,那姑娘突然回头向我挥了挥手“我到站了,再见!”我还来不及反应,她已经随着人流消失在车门外,呵,这感觉多么奇妙,我们素不相识,刚刚这一段却又像相处多年的老友一般,茫茫人海,这短短几分钟的缘分实在难得!而更奇妙的是,一个陌生人暖暖的微笑令我改变了对一个城市固有的印象。

    阳琳昌忙说:人头?我可不知道啊!

            时过境迁,北京啊,如今却又让我心生几许眷念。早岁哪知离别苦,方懂已是刻骨深……

    那天,他把潘翠眉扔进枯井后,赶紧离开。走过一隧道时,突然,前面路上开来一辆货车。这车开得很快,车灯雪亮,他怕自己被开车的发现,忙跳进隧道旁边的一条干沟里,准备等货车开过隧道再走。不想,身子还没完全蹲下,陡地,从车上飞来了一颗东西。这东西不偏不歪正砸在他的左眼上,痛得他一下倒在地上,忙用手去抹左眼。这一抹又抹到一手血。他慌了,以为是左眼被砸出了血。再一看,身边有颗血淋淋的人头,才知道刚才那东西是人头,左眼上的血是那颗人头上的血。他吓坏了,怎么车上会飞下一颗人头呢?忙爬出干沟撒腿就跑。没跑出多远又敛了步,心想,自己刚才杀了人,现在这颗人头留在路边会坏事,到时公安局来查,很有可能把井里的女尸也查出来,还是把这颗人头也扔进井里,这样就没人知道了。于是他转身跑到干沟边,拿起那颗人头,来到井边,把它扔进枯井里

            个中滋味只能独自咀嚼,欢喜悲伤,全凭一心。生而于世,有些东西是天命注定了的,该明白时,豁然就明了了。而有些情感,却如坛中陈酒般,久酿方才醇美。所以人生,如何能够不精彩,又如何能够不孤独,只是那因由,实不足为外人道也!

    人头与女尸同井的事弄清了,阳琳昌不是割人头的凶犯。这凶犯可能仍是小平头。也许小平头是在车过隧道前动的手,割后就在隧道口扔下了人头,只是不清楚小平头为什么要杀长头发,且迫不及待地在车厢上行动,杀人时神速得连开车的司机都不知道?现在人头找到了,就先弄清长头发是什么地方人?只要弄清了就不怕找不到小平头。革队长立马着手对长头发进行调查,将长头发的照片通过传真发向各地公安局。

    查找工作进行得很顺利,没多久长头发的身份弄清了。他叫牛四海,是邻县宽丰乡人,是个惯偷,曾劳教两次,且最近几天,当地派出所也在寻找他。因为牛四海被害的这天晚上,他们县羊角镇一家商店被盗,窃贼偷走了不少香烟、现金等财物,警方怀疑是牛四海干的,正在找他,没想到他死了。

    长头发的情况摸清了,革队长又马不停蹄地查起了小平头。很快,查到了一个叫乌家庭的人。这人也是邻县人,平时喜欢剃小平头,常跟牛四海在一起,为人狡诈。革队长从当地派出所弄到了一张乌家庭的照片,带回给高中青、李小山辨认,两人看后一致认定:这人就是小平头。小平头的情况掌握了,革队长立刻在网上发布通缉令,通缉嫌疑犯乌家庭。

    半个月后,革队长接到了广州警方打来的电话,说乌家庭在广州落网,要他们速去带回。他忙带着几名刑侦队员赶到广州,把乌家庭带回,进行审问,还没问上两句,乌家庭就说:我坦白,我坦白。交代了那天半夜跟牛四海在邻县羊角镇一家商店偷盗的事。

    革队长听了说:你就犯了这件事?

    乌家庭说:就这事。

    革队长两眼盯着他说:那牛四海呢,他上哪去了?

    听了这话,乌家庭扑通一声跪下说:牛四海不是我杀的。便急口讲了起来。

    那天半夜,他俩在羊角镇盗了一家商店后,想赶紧离开这里。两人翻山越岭拼命赶路,来到一山路边时,乌家庭不留神把脚扭了,扭了脚不好赶路,两人都很急。恰在此时,前面开来一辆货车,两人想搭车走,又怕司机不停车,乌家庭就想了个办法卧在路上拦车。后来车拦下了,车主让他们上了车厢。乌家庭因为脚疼,坐在了车厢里,牛四海则背着身子站在车厢前头。当时车开得很快。经过一隧道时,突然,牛四海咚地倒下来,乌家庭吓了一跳。细一看,不由得大惊失色,:只见牛四海的头不见了,脖窝子处的血卜卜地向外冒。他不知怎么回事,紧张得也顾不得叫司机停车,趁货车上坡减速时,拿起那只装着钱、烟的包跳车逃跑了

    本文由美高梅官方网站发布于人物传说,转载请注明出处:影象东京(Tokyo),蹊跷的断头悬案

    关键词:

上一篇:半夜鬼梳头,十二个鬼传说之深夜鬼梳头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