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美高梅官方网站 > 新闻资讯 > 神话的背后

神话的背后

发布时间:2019-06-10 06:43编辑:新闻资讯浏览(65)

    一、战前概况一般而言,武王讨伐商纣建立的周王朝,是中华历史上一个划时代的开端。殷灭周兴,中原地区从氏族社会进入到封建社会,这一时期,无论从政治,经济,文化,军事等各角度来讲,都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。由于时代久远,大部分的历史都在各种光怪陆离的神话围簇之下,真相掩埋在传说之中。拨开迷雾看历史,才发现那个时代不仅盛产妖狐鬼魅,神魔怪道,而且滋养出了一批颇有雄才伟略的帝王将相,他们所创设的政治合军事理念,至今仍产生着影响。周王朝历时甚长,从武伐灭殷商建立王朝(时为周武王三十三年,公元前一一二二年)起,至周赧王五十五年时止,共计八百六十六年。史学家按照政治沿革的不同时期,又将其划分为西周、春秋和战国三个时代。在西周开国之前,殷商王是中原的共主,其王朝统治已达六百多年,随着中原夏黎两族与殷人的日趋同化,逐渐拥有了较高水平的文化和军政实力。但自殷朝第二十二代帝王武丁死后,国势日衰,至第二十八代帝王纣时期,已经处于分崩离析的边缘。史载说:商之朝臣纷纷去商奔周,以及“诸侯多叛纣而归西伯”,即说明了当时的情势。周族原为夏族的一支,或可能还掺杂有氐羌族的血缘,主要分布于今山西渭河流域,至商纣末年,其势力已经抵达今山西南部及山东东部各地。周文王姬昌(曾受商纣王封为西伯)与其子武王姬发皆为雄才大略,长于权谋之人,史籍所载,文王“阴修德行善”,“献洛西之地,以请除炮烙之刑”;武王伐纣之后,又“封比干墓”,“表商容闾”,“散鹿台财”等等行为,均表现出一种卓越的政治权谋家的风范。文武二王尤能虚怀若谷,礼贤下士,识人善任,长于统御,故各方能人志士,多有归附,文王时期,即有姜尚、散宜生、辛甲等人皆委以重任;至武王时,以太公望为师,其弟周公旦为辅,并继续重用文王时代的僚属,于是周之势力,急速扩充。相较而言,殷商之帝王纣,虽有箕子、微子、比干等贤能之臣而不用,却信任费申、恶来等人,致使内部矛盾加剧,分裂日显。帝纣聪明自负,据史料记载:纣“资辩捷疾,闻见甚敏,臂力过人,手格猛兽”,又言其“智足以拒谏,言足以饰非,矜人臣以能,高天下以声,以为皆出己之下”,可见其人刚愎自用,持才傲慢,不能协君臣之力,尽国政之事。更因为商朝统治已久,防范之心淡漠,于是纣便纵情娱乐,高筑“沙丘鹿台”,广设“酒池肉林”,赏“北里之舞,靡靡之乐”再玩点炸肉烹人的戏耍,想来有无妖狐作乱,其覆灭都为必然。


    时间:2010-11-17 00:52:47 来源:不详

    姜尚姜尚,名望,吕氏,字子牙,或单呼牙。也称吕尚,因是齐国始祖而称“太公望”,俗称姜太公。东海海滨人。西周初年,被周文王封为“太师”,被尊为“师尚父”,辅佐文王,与谋“翦商”。后辅佐周武王灭商。因功封于齐,成为周代齐国的始祖。他是中国历史上最享盛名的政治家、军事家和谋略家。相传姜尚的先世为贵族,在舜时为官,因功被封于吕,故为吕氏,名吕尚。中国古代的姓是母系氏族的产物,所以“姓”即“女生”,后来在一个姓中又以男性为主有了氏,到春秋战国以后,氏越来越多,姓和氏逐渐合二为一,就是现在所说的姓氏。后来家道中落,至姜尚时已沦为贫民。为维持生计,姜尚年轻时曾在商都朝歌宰牛卖肉,又到孟津做过卖酒生意。他虽贫寒,但胸怀大志,勤苦学习,始终不倦地研究、探讨治国兴邦之道,以期有朝一日能够大展宏图,为国效力。直到暮年,终于遇到了施展才华之机。当时,正是东方大国殷商王朝走向衰亡的时期。殷纣王暴虐无道,荒淫无度,朝政腐败,社会黑暗,经济崩溃,民不聊生,怨声载道。而西部的周国由于西伯姬昌倡行仁政,发展经济,实行勤俭立国和裕民政策,社会清明,人心安定,国势日强,天下民众倾心于周,四边诸侯望风依附。壮心不已的姜尚,获悉姬昌为了治国兴邦,正在广求天下贤能之士,便毅然离开商朝,来到渭水之滨的西周领地,栖身于磻溪,终日以垂钓为事,以静观世态的变化,待机出山。一天,姜尚在磻溪垂钓时,恰遇到此游猎的西伯姬昌,二人不期而遇,谈得十分投机。姬昌见姜尚学识渊博,通晓历史和时势,便向他请教治国兴邦的良策,姜尚当即提出了“三常”之说:“一曰君以举贤为常,二曰官以任贤为常,三曰士以敬贤为常。”意思是,要治国兴邦,必须以贤为本,重视发掘、使用人才。姬昌听后甚喜,说道:“我先君太公预言;‘当有圣人至周,周才得以兴盛。’您就是那位圣人吧?我太公望子久矣!”于是,姬昌亲自把姜尚扶上车辇,一起回宫,拜为太师,称“太公望”。从此,英雄有了用武之地。注:传说姜尚本是处士,为逃避殷纣的暴政,隐海滨。又说他曾事纣,因纣无道而离去,游说诸侯,无所遇而卒归周文王。还有的说他曾屠牛于朝歌,卖饮于孟津;或说他年老穷困,隐于渭滨,以渔钓于周文王,文王载与俱归,立以为师。以上所说归周的途径虽不同,但归周大事的核心人物则是肯定的。不久,商纣王怀疑周文王欲图谋商之天下。遂将周文王拘捕在都城的监狱里。于是姜尚、散宜生广求天下美女和奇玩珍宝,献给纣王,赎出了文王。文王归国,便与姜尚暗地里谋划如何倾覆商朝政权。为此,姜尚策划出许多兵家谋略,由于这个原因,后人言及兵家权谋都首推姜尚,他便成了兵家的始祖,或称鼻祖。姜尚在辅佐周文王期间,为强周灭商制定了一系列正确的内外政策。对内,实行农人助耕公田纳九分之一的租税,八家各分私田百亩,大小官吏都有分地,子孙承袭,作为俸禄等经济政策,促进丁生产的发展,打下了灭商的经济基础。对外,表面上坚持恭顺事殷,以麻痹纣王,暗中实行争取邻国、逐步拉拢、瓦解殷商王朝的盟邦,以翦商羽翼,削弱和孤立殷商王朝的策略。在姜尚的积极谋划下,归附周文王的诸侯国和部落越来越多,逐步占领了大部分殷商王朝的属地,出现了“天下三分,其二归周”的局面,为最后消灭纣王,取代殷商,创造了条件。周文王死后,武王姬发继位,拜姜尚为国师,尊称师尚父。姜尚继续辅佐周国朝政。一次,周武王问道:“我欲轻罚而重威,少行赏而劝善多,简其令而能教化民众,何道可行?”姜尚答曰:“杀一人而千人惧,杀二人而万人惧,杀三人而三军振者,杀之。赏一人而千人喜,赏二人而万人喜,赏三人而三军喜者,赏之。令一人而千人行者,令之;禁二人而万人止者,禁之;教三人而三军正者,教之。杀一以惩万,赏一而劝众,此明君之威福。”武王言听计从,时时慎于行赏,力求令行禁止,使周朝政治愈益清明。而此时的殷商王朝政局更加昏暗,叛殷附周者日多。周朝逐渐羽翼丰满,国势日隆。武王九年(约公元前1059年),为了探察诸侯是否会集而东讨商国。周军在姜尚的统帅下,浩浩荡荡开到孟津,周武王在这里举行了历史上有名的“孟津之誓”,发表了声讨殷纣王的檄文。届时800诸侯会诸此地(当时的诸侯国都很小,商朝国土中竟达1800多个。后来的春秋五霸和战国七雄是在兼并混战中形成的较大的诸侯国),显示了武王的声威。当时许多诸侯都说,“商纣可伐!”武王和姜尚则认为,时机尚不成熟殷商王朝的统治虽已陷入内外交困、岌

    [1][2]下一页

    本文由美高梅官方网站发布于新闻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神话的背后

    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