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美高梅官方网站 > 新闻资讯 > 清代北京御林军研究

清代北京御林军研究

发布时间:2019-07-11 10:02编辑:新闻资讯浏览(110)

    清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,也是一个由少数民族统治的王朝,社会矛盾和民族矛盾异常尖锐。清朝最高统治者为了维护其利益,集八旗兵力之半约十 余万人厚集京师,号称“禁旅八旗”,以保卫皇室和都城的安全。“禁旅八旗”之中的镶黄、正黄、正白旗称为上三旗,由皇帝直接统辖,为皇帝亲军, 是清朝禁卫军的核心力量;正红、镶白、镶红、正蓝、镶蓝称为下五旗,由诸王、贝勒、贝子分领。“禁旅八旗”按任务又分为郎卫和兵卫。郎卫以满、蒙贵族子弟 为主组成,由侍卫处领侍卫内大臣、御前大臣统领,负责皇帝的翊卫扈从和营卫禁廷、更番侍值等任务。兵卫先后设骁骑营、护军营、前锋营、步军营、火器营、健 锐营、圆明园八旗内务府三旗护军营、内务府三旗包衣营、善扑营、虎枪营、神机营等,由都统或统领率之,分别负责守卫京师、皇城、禁苑和随从皇帝出巡、狩猎 等。清朝末年,随着清王朝的日趋腐败,“禁旅八旗”也走向衰落,在英法联军、八国联军两次入侵北京之战中,十几万京营禁军形同虚设,致使帝国主义列强的铁 蹄两次蹂躏北京。因“禁旅八旗”终归无用,清廷被迫改用新军担负宫廷警卫。初调统领的武卫右军入值宿卫,后武卫右军改编为陆军第六镇,与陆军第一镇 轮流宿卫。甲午战争后,清廷改革军制,按新式陆军营制编练宫廷警卫部队,叫做禁卫军,由摄政王统领,但训练还没有结束,清王朝已告灭亡。这是在中国几千年 历史上惟一一支命名为“禁卫军”的禁卫军,同时,它的短命也宣告了封建帝王“御林军”历史的终结。 一、北京城池防御体系的衰退 1.北京城池不再坚不可摧 在历史上,的皇帝也算得上一个的好皇帝,但他接手的是一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,即使费尽心思也无力回天了。当然这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,就像冷兵器时代的渐渐结束,城池防御体系必然要走向衰退一样。 崇祯十七年正月,率领农民军从陕西长驱直捣北京。自古被称之为天险之关的居庸关,在历史上曾经发挥过重要的作用,一直是北京北部一 道难以攻破的屏障,但农民军出其不意地突破了居庸关,这对驻守在北京城内的明朝禁卫军来说,是一个极坏的消息,也是心理防线的摧残。因为那里是他们防御体 系的第一道重要关口,那里被攻破,北京城将告急。第二天,农民军攻城的战斗就打响了,明朝的御林军一触即溃,毫无防守之力。架设在城墙上的辎重巨炮也被农 民军缴获了。 三月十八日,农民军猛攻广宁门、阜成门、西直门、德胜门。晚上,广宁门首先被攻克。农民军占领北京城外城后,随即向内城 发动更加猛烈的进攻。这时,还呆在紫禁城内的崇祯皇帝见大势已去,他知道即使是再坚固的城池也无法保护他和他的江山了。于是,吊死在煤山。崇祯 帝吊死的第二天,李自成就率领大队农民军进入北京城,并在外朝武英殿建立政权,处理政事。 中国紫禁城的城墙巍峨雄壮,世界称奇。可是,高大的城墙丝毫没有抵挡住李自成一路高歌、所向披靡的“闯”字大旗。然而,李自成的皇帝宝座尚未坐稳,东北的八旗兵又踏过山海关,攻占了北京城。看样子,随着火炮的使用,北京城并非坚不可摧了。 2.摄政王多尔衮迁都北京 崇祯十七年九月,年幼的帝福宁从盛京抵达北京。十月,顺治帝宣布定都北京。当然,真正决定定都北京的并不是顺治帝,当时顺 治帝只是一个6岁的小孩,他什么都不懂,只不过是个摆设而已,主政的是摄政王多尔衮。自清军占领北京后,多尔衮就开始与诸王贝勒大臣议定,他们一致认为清 应该建都燕京。与前几个定都北京的朝代相比,清代定都时军事战略上的考虑就相对较小。 北京城头王旗的轮番变幻反复地证实着一个真理,城池防御体系对于一座城市,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是一道抵御外敌入侵的坚固屏障,但是,与城池防御共同存在的还有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外交方面的因素,交战双方的力量对比也绝非仅凭城墙的高低即可判定其胜负。 历朝历代在建立朝代之初,都有将城池大修的习惯,而清朝定都北京后,基本上沿用了明朝的北京城,城池和宫殿的规模仍旧用明朝的,只是将战乱毁坏的部分加 以修葺,门殿名称略有改换。如正阳门内大明门改名为大清门,辛亥革命后改为中华门。皇城正门承天门更名天安门。外廷三大殿皇极殿、中极殿和建极殿,以及皇 极门分别易名为太和殿、中和殿、保和殿及太和门。内廷三大殿乾清宫、交泰殿、坤宁宫称谓没有变化,但它们的功能有所改动,交泰殿为尊藏御用宝玺之处,原为 明皇后起居的坤宁宫西暖阁改为祭神的地方,东暖阁辟为皇帝大婚的洞房。玄武门改称为神武门。大清门内千步廊东侧的六部等中央官署的设置与明制相同,西侧的 衙署建置则作了调整。 清朝的统治者完全沿用了明朝的北京城,没有做什么变动,就连紫禁城在内,也只是对建筑物作了一些重修和局部的、 小范围的改建、增建工作。这说明了什么?其一,明代建设的皇城已经相当完善,并且保存相当完好;其二,说明了在封建社会里,御林军以城池作为防御体系的时 代渐渐衰落。 有一件事足以说明工事防御体系在清朝的渐渐淡化。有一年,古北口的总兵上了一个奏折,说他管的那一段长城有好几处都倾塌 了,要求进行修筑。然而,康熙却不以为然,他这样批示:“秦筑长城以来,汉、唐、宋亦常修理,其时岂无边患?明末我太祖统大兵长驱直入,诸路瓦解,皆莫能 当,可见守国之道,惟在修德安民。民心悦则邦本得,而边境自固,所谓‘’者是也。如古北、喜峰口一带,朕皆巡阅,概多损坏,今欲修之,兴工劳役, 岂能无害百姓?且长城延袤数千里,养兵几何方能分守?”认为,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长期修建长城是得不偿失的一种行为,应该提倡以修仁德服敌,以众志 成城。康熙帝对长城修筑的淡漠,也说明了以城池和长城作为御林军防御手段的时代即将成为历史。 虽然清统治者没有对北京城内城、外城进行大规模的修建,但此时的北京城池对于驻守在北京城的清代中央禁卫军来说,依然是一道天然的屏障,禁卫军的驻防几乎都是以城池作为依托的。 3.北京城御林军防御设施及部署 清代北京内城的防守,分为皇城和大城。 皇城,由满洲八旗分旗划界驻守。每旗设步军校2人,负责各汛守卫。每汛设步军12名,每座栅栏设步军3名。另外还设有1名军校,率步军120名,负责管理街道洒水、河道等。 镶黄旗负责紫禁城北,东自北箭亭起,西至地安门甬路。北边从火药局城墙起,南到三眼井。共分汛10处,栅栏18座。景山后,设管理街道步军校 正白旗负责紫禁城东北,东自内府库东口东墙起,西至景山东墙为止北边从三眼井起,南至银闸、风神庙。共分汛1 1处,栅栏10座。景山东门设立管理街道步军校。 镶白旗负责紫禁城东,东自骑河楼东墙起,西至北池子止。北自宣仁庙起,南至北池子南口,并望思桥北。分汛10处,栅栏13座。北池子街道,设管理街道步军校。 正蓝旗负责紫禁城东南,东自东安门东城墙起,西至南池子街止。北自北池子街并望恩桥,南至菖蒲河城墙止。分汛1 1处,栅栏9座。南池子口,设管理街道步军校。 正黄旗负责紫禁城北,东自地安门甬路,西至西什库止。北自侍卫教场城墙起,南至宏仁寺。分汛12处,栅栏16座。地安门内,设管理街道步军校。 正红旗负责紫禁城西北,东自景山西门起,西至西安门城墙止。北自宏仁寺,南至西安门甬。分汛12处,栅栏17座。景山西门,设管理街道步军校。 镶红旗负责紫禁城西,东自大高殿门,西至西安门城墙止。北自西安门甬路,南至大石槽城墙止。分汛12处,栅栏24座。光明殿后,设管理街道步军校 镶蓝旗,负责紫禁城西南,东自西华门起,西至西苑门止。北自慎刑司起,南至南府城墙止。分汛12处,栅栏9座。西华门外,设管理街道步军校。 大城内各处汛守,分旗划界防卫。其他界与八旗的居址是一致的。但在同一旗内,满洲、蒙古、汉军的汛守地界,与其居址又不完全相同。例如,位于大城东北部 的镶黄旗,满州的北部,本蒙古居址,但满洲的汛守却一直向北延伸至安定门城根。也就是说,满洲的汛守地界,不但包括其自己的住地,还包括蒙古的住地。蒙古 的汛守地界则向东移,包括一部分满洲和一部分汉军的住地。 内城的九门,另有禁卫军驻守。每门设城门领、城门吏和门千总各2人,均为满 洲籍。又设门甲30名,门军40名。康熙三十八年,又规定,除正阳门城门领、骁骑等,都由八旗补充。其他内城八门城门领、城门吏、千总都各 按本翼调门看守,旨在避免瞻徇。具体方法是,镶黄旗与正蓝旗帜对调。镶黄旗地界的安定门由正蓝旗看守,正蓝旗地界的崇文门由镶黄旗看守。按同样的方法,正 白旗与镶白旗对调,正黄旗与镶蓝旗对调,正红旗与镶红旗对调,看守城门。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(www.lishixinzhi.com)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。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    本文由美高梅官方网站发布于新闻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清代北京御林军研究

    关键词:

上一篇:户部银行,清朝为什么不敢轻易发行纸币

下一篇:没有了